首頁> 互聯網> 正文

中城院真的在幫助供應商解決問題嗎?

雄墨商業觀察 發布時間: 2022-07-21 15:15:35 評論數 0 閱讀量: 1.17w

7月6日,蘇寧易購公開發表辟謠聲明,指出所謂“蘇寧易購破產清算”的傳言,純屬謠言,企業目前經營一切正常,業務穩定向好。

蘇寧易購的鄭重辟謠,針對的是近期一個頗能吸引網絡流量的咨詢機構——“中城院要案中心”。這個名稱獨特的機構,幾個月來頻頻在網上發表標題醒目的“消息”,還揚言要以“每周一批”的頻率,“幫助”與蘇寧易購有債務關系的企業維權訴訟。

那么,這個緊盯著蘇寧易購,動作頻頻的“中城院要案中心”,究竟是什么來路?真的能幫助供應商解決問題嗎?

一、起底中城院要案中心

僅從名稱來看,該機構集齊“中”、“院”、“要案”等牽動百姓神經的詞匯,很有一種權威的感覺。然而,有多個關注網友指出,這個機構既不是官方機構,也沒有獲得任何相關法律服務經營資質,甚至其管理人員還因為牽涉法律訴訟,被法院發出過 “限制消費令”。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中城院要案中心(網站ICP備案信息為中城百億產業信息技術研究院(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城院”),自稱為中城百億產業研究院下屬機構,是專門從事重大疑難復雜案件論證和研究的“法律服務機構”。實際上,筆者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發現,這個中城百億是一家純粹的民營企業,其注冊業務范圍為“工程和技術研究與實驗發展、技術推廣”等,并未取得過任何法律服務經營資質??墒请`屬于該公司的中城院要案中心,卻堂而皇之地公開為企業進行債務訴訟相關的法律服務,是否合法有待商榷。

從天眼查股權穿透的結果來看,中城百億產業信息技術研究院(北京)有限公司(下簡稱中城百億)的主要股東為兩家民營企業,一個是“中方信資本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方信”),另一個是“清控敖客(北京)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清控敖客”)。而中城百億又投資了三家企業,分別為敖客(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清控敖客(北京)集團有限公司、中方信資本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與中城百億互相持股)。根據天眼查顯示,中城百億投資的清控敖客(北京)集團有限公司因為在一起勞動爭議中,未按執行通知書履行給付義務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發出了限制消費令。根據此,其單位及單位法定代表人,不得進行諸如乘坐飛機和列車二等以上座位、入住星級酒店、度假旅游等消費。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非官方、無資質,甚至自身高管因法律糾紛被“限高”的機構,卻公開進行著超范圍的經營活動。

中城院2022年7月5日“幫助”兩家供應商,向蘇寧易購發起了“破產”訴訟。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訴訟的代理律所,為“北京強國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強國律所”)。網民們搜索發現,這個強國律所于今年5月成立,而且其事務所主任李明強先生,同時也是中城百億的股東公司——清控敖客(北京)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東。進一步搜索發現,李明強還是中城百億另一個股東中方信,在股東變更前的自然人股東。

也就是說,連續數月針對蘇寧易購的所謂“破產清算”起訴,以及相關的網絡輿論造勢,極可能是由一系列互相關聯的機構和個人,有組織有策劃的行為。

這些信息被關注者“起底”后,許多網民因此開始懷疑,整個事件會不會是“中城院”為攫取非法利益而精心編織的謊言?

回顧中城院的一系列操作,該機構不但在網絡上編寫、發表了數量眾多針對蘇寧易購,以及涉及到政府部門、司法機關的不實信息,而且還在完全不具備法律服務資質的情況下,自行開通了“違約拖欠中小企業登記平臺”,打著為中小企維權的旗號,疑似公開從事超范圍的有償法律服務。而部分小企業和網民之所以會對該機構產生信任,很大原因就在于其極具誤導性的名稱。

不少網友表示,“中城院要案中心”這個名字令人直接聯想起司法機關,尤其“院”和“要案”兩詞的結合,更是令受眾嚴重誤解。這種極容易與權威機關的簡稱產生重疊的起名方式,讓一些供應商誤以為其擁有某種公權力和可信度,客觀上為其違規從事有償法律服務提供了某種便利。

我們不禁要問,中城院這種行為是否合規、合法?

二、中城院真的在幫助供應商解決問題嗎?

中城院的來歷和經營資質被“起底”后,不少股民開始擔心,那些接受中城院的“幫助”發起所謂“破產清算”起訴的供應商,是否做出了違背自身利益的錯誤選擇?

在數月來進行的大規模輿論造勢和鼓動中,中城院方面似乎把“破產清算”描述成了解決商業債務糾紛、最大化維護經濟利益的捷徑。然而專業律師給出的意見卻截然相反:破產訴訟并非解決商業債務糾紛的好手段。

根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對破產申請將進行審查,并決定是否接受。而在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被申請破產企業的上級主管部門,可以申請對該企業進行整頓,也可以向債權人提出和解協議草案。一旦和解協議獲得債權人會議通過、并經人民法院認可,即可中止破產程序。也就是說,供應商對企業的破產申請,并不一定會獲得法院接受。而且,即便法院接受了申請,最終也有可能采取協議、和解方式解決糾紛,并中止破產程序。

更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法院最終判決企業進入破產程序,其資產在清算賠償中也是有嚴格順序安排的。這個順序大致可分為四個等級:公司在破產賠償時需優先撥付破產費用,例如破產訴訟費,財產管理費用。然后按照職工欠薪和勞保費用,稅務部門相關欠稅,企業債券的順序依次撥付。顯然,商業債務的償付,在清算賠償的順序中,是處于相當靠后位置的,供應商即便是贏得了破產清算官司,也可能最終只獲得名義上的勝利,其實際的商業債務卻無法得到償付。換句話說,那些委托中城院進行破產訴訟、并希望憑此保障商業利益的供應商,極有可能最終完全得不到預期中的結果。而真正能在此事中獲得網絡流量、以及憑借違規法律服務收費獲取利益的,只有中城院一家!

據筆者觀察,從2021年9月開始,中城院就開始反復炒作不實消息,使用“中城院要案中心”、 “百業創刊號”等多個賬號,圍繞著“破產清算”等假消息,精心炮制了多篇文章,對企業造成了嚴重不良影響。在大量傳播獲取流量后,又利用輿論熱點效應,以公益維權為借口,將不少供應商吸引到其自辦的“違約拖欠中小企業登記平臺”上來, 問題是,中城院的這些傳播信息中,很多與事實并不相符。

然而,在“造勢”之后,中城院以維權之名,將自己打扮成為中小企業服務的“公益”機構,鼓動、組織供應商將本應通過協商合作解決的商業事務,升級激化為對簿公堂的“破產清算”官司。自己則通過塑造自身“討債能手”的形象,更嚴重的是,中城院這種做法不但極有可能讓供應商失去維護自身權益的機會,而且還通過傳播虛假信息,對正常經營的企業聲譽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直接在資本市場上引發動蕩,犧牲眾多股民利益。

厘清利益相關方的關系以及搞清楚破產訴訟法律條款之后,我們會發現,中城院發起所謂“破產清算”起訴,真相其實是一起打著“幫助”解決商業債務旗號,通過網絡造勢炒作輿論,并借勢違規從事中介服務和法律服務,謀取收費利益,進而為自身謀取“名聲”的投機行為。

總結一下,中城院是一家非官方性質,無相關法律服務經營資質,且相關管理人員被限高的商業機構,其當前發起的所謂“破產清算”訴訟行為疑似超經營范圍的違規違法服務。最重要的是,中城院并不能真正的幫助供應商解決問題。

在中城院緊盯不放的供應商欠款方面,中城院對企業進一步企穩向好現狀不顧,對給供應商進行有序結算選擇視而不見,而是通過一系列輿論炒作、裹挾供應商激化矛盾,其目的可見一斑。當前這些行為,中城院一方面通過傳播虛假信息破壞企業市場形象;其次,傳播的部分信息,事實上在教唆部分中小企業不理性維權,并在完全不具備任何法律服務資質的情況下,向中小企業收取費用。

回到上面的問題,為什么中城院要冒著違規違法的風險發起“破產清算”起訴呢?筆者的看法是,中城院這樣做的目一是為了名二是為利。名,就是借這個事情將自己塑造成“討債能手”的形象,進而為未來的業務拓展提供幫助。利,則是通過這個事情,吸引眾多不明真相的供應商加入其自辦的“違約拖欠中小企業登記平臺”上來,然后通過其他“增值服務”獲取利益。

最后,筆者想說的是,雖然企業欠錢是事實,但中城院也并非真好人。對供應商來說,維權很重要,但擦亮眼睛維權更關鍵。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81 文章數量

453.64w+ 閱讀量

粉嫩小仙女丝祙自慰喷水图片,麻豆精品国产一区二区,日本少妇aa特黄大片